2018国际耐火材料学术会议(CRI2018)在杭州成功召开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行情 > 政策法规 > 正文

现代煤化工进入转型重要时期

2019年09月11日 09:04 耐火材料网 yll/文

中国耐火材料网

    “从现在起到‘十四五’时期,将是我国由石油和化工大国向强国跨越的关键时期,也是现代煤化工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时期。我们要以科技创新为动力,以结构调整为目标,抢占新高地,书写我国现代煤化工高端发展的新传奇。”9月5日在西安举行的2019中国国际煤化工发展论坛上,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要求现代煤化工行业抓住机遇再出发。

    李寿生在主旨报告中介绍,上半年现代煤化工产业规模和产品产量均保持稳步增长。煤制油产能921万吨,产量352万吨,同比增长14.1%;煤制天然气产能51.05亿立方米,产量19.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5.5%;煤制烯烃产能932万吨,产量431.7万吨,同比增长10%;煤制乙二醇产能438万吨,产量166.3万吨,同比增长56.4%。

    但当前现代煤化工不仅面临产业结构的突出矛盾,还面临许多严峻挑战,如国际油价长期处于低位运行,国内炼化一体化项目规模快速增长,安全环保形势严峻,工艺技术创新制约行业发展等。李寿生指出,面对挑战,现代煤化工行业必须做好四方面工作。一是在技术创新上取得制高点的突破。比如攻克高性能催化等一批关键共性技术,开发大规模煤气化、甲醇合成等现代工程技术,发展合成气制全降解材料等前沿技术。二是在产业结构上实现高端化延伸。大力发展化工新材料和高端精细化学品,对煤制油气项目则要控制大规模发展。三是在发展方式上向绿色化学发力。四是在培育典型企业和基地上谱写新传奇。

    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特别强调了战略定位不明确对现代煤化工行业的影响。他表示,由于对煤炭是中国能源自给主力,以及现代煤化工可以清洁高效部分替代石油化工缺乏认识,出现了“去煤化”和“闻化色变”,使中国现代煤化工的战略定位一直未能清晰明确,从而导致政策多变,使企业有坐“过山车”的感觉。他认为,明确现代煤化工的战略地位,切实将煤炭绿色高效开发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是产业发展的当务之急。“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清洁能源的生产者。”谢克昌说。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院长李志坚针对“十四五”现代煤化工高质量发展给出了总体定位和发展思路。他认为,现代煤化工要以提高产业竞争力为基础,分类施策、适度发展。其中,煤制油要以技术储备和产能储备为主,谨慎布局;煤制气要技术储备加局部市场化,产品应以LNG为主、通过管线长输为辅;低阶煤分质利用要根据资源特点适度布局,开展新技术的中试和工业化示范;煤制烯烃要基地化和市场化布局,开展高水平工业示范;煤制乙二醇要综合考虑资源地及消费地,进行市场化布局;煤制甲醇、二甲醚、乙二醇、乙醇则要综合适度发展。

    本次论坛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吸引了国内外煤化行业生产、科研、工程设计单位及新闻媒体等600多名代表参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