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国际耐火材料学术会议(CRI2018)在杭州成功召开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行情 > 行业动态 > 正文

“王小兰之问”能否破解耐火材料企业要账难的问题?

2018年11月12日 08:41 耐火材料网 xxb/文

原标题:"王小兰之问" 揭开了民营生态的锅盖子

    11月1日,国家领导人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为广大民营企业点燃了冬天里的一把信心之火,吹散了遮挡眼前的雾霾,唤起了民营企业家对未来事业的新希望。

   我通过央视《新闻联播》看到了报道,并一字不漏认真阅读了《人民日报》刊发的讲话全文,感到许多话语与承诺可谓掷地有声。这一讲话正逢其时,中国民营企业正处在国内外环境变化的特殊时期,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处境,可谓是寒风中的竹子、浅滩中的鱼儿。

    除了座谈会讲话,让我感受最强烈的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工商联副主席、北京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的发言,我是从央视名嘴白岩松主持的《新闻1+1》中看到的采访,听到了采访对话的录音。

    在关于"民营企业担心、放心与信心"的采访中,王小兰讲到,当今中小民营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大企业拖欠款问题,2018年中关村企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压力,金融市场环境趋紧、中小企业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王小兰在接受采访时说:"尽快制定大企业支付法,解决大企业严重拖欠中小企业的货款问题,我提完这条建议后,领导人就给了一个回应,他说,'王小兰同志提的这条建议很好,大企业也要守法,这问题值得关注。'如果从治本的角度来讲,关注大企业好好地为小企业付款,是从根本上解决中小企业资金难的一个有效之举。"白岩松回应"不能店大欺客"。

    社会上有一种普遍的舆论,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因为金融机构有一种规避风险的潜规则,不愿给中小企业贷款,尤其是一些科技、知识、咨询及教育服务型的轻资产企业。金融机构对信用、品牌、合同、主业、人才及知识产权没兴趣,有兴趣的是法人代表的房产等抵押物,宁肯贷款给个人,也不肯贷给中小企业,宁肯贷款给国企,也不肯贷款给民企,对国企明知山有虎(风险),偏向虎山行,对民企则是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中小企业经营管理者真的不懂得经营风险,不懂得成本控制吗?真的比国企管理者理论水平低、风险意识差,诚信度差吗?恰恰相反,中小企业创业者是拿出自己的血汗钱、养命钱与养家钱等自有资金创建公司的,他们对成本、现金流具有天然的敏感和警觉心,他们万不得已才会去融资借贷,有些是被逼进高利贷的陷阱之中而不能自拔。

    随着新时代的发展与国民素质的提高,民营企业创业者与经营者素质更高、视野更开阔,倍加珍惜个人与企业的声誉、信誉,而一些国企像走马灯似的更换经营管理者,经营风险远大于民企,只不过有各种政策红利可以安安心心地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当下,除了自身的一些局限性之外,造成中小企业现金流中断的根本原因之一,就是中小企业依附在大企业的价值链之中,没有主导权、话语权和谈判权,合同条款的制定基本上是以满足大企业的最大利益和最低的风险作为前提条件。而最低价格中标的招标制度,对中小民营企业更是难以下咽的鸩酒。大企业甚至可以随时提出更改合同、撕毁合同,就像特朗普强行退出伊朗核协议一样。中小企业最担心的回款时间得不到切实保障,而国家缺少这方面的法律规定,面对追款问题是"胸中有气不敢发,心怒哪敢对君言"。

    据北京商报报道,当中小企业为融资四处奔走之时,国有大型企业长期拖欠中小企业应收账款的问题更是将中小企业推向了债务链的漩涡之中。据相关部门统计,我国中小企业的应收账款一般占企业资产的半数以上,远高于国际上20%的平均水平。其中又以国有大型企业拖欠某些通讯行业内的中小企业账款比较普遍,王小兰说,"最高的已经超过了企业应收账款总额的80%,甚至对一家企业的欠款金额总数超过了亿元,如果把这些钱都收回来,中小企业怎么会出现资金难?" 

    据王小兰讲,除了拖欠账款,为了拿到"从国企牙缝里挤出的食物",许多中小企业不得不被迫接受一些"潜规则",比如要求中小企业先付货且双方不签订合同的超过50%,不按合同付款的占合同总额的67%,最长年限超过了5年。"比例高、数量大、时间长"是中小企业对国有大型企业拖欠账款"潜规则"的形象总结。

    长期账款难以收回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中小企业的经营风险,使其无力进行设备更新、技术研发投入,只能进行低水平的价格竞争,无法形成一个稳定、持续发展的产业链环境。

    王小兰感叹,"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单单局限于国企欠中小企业钱了,而是发展到企业间环环拖欠,处于债务链中的许多企业都无法正常经营,但又有口难言。"

    全国政协委员、西安海星实业(集团)公司总裁荣海也表示,当下,许多国企对一般的中小企业都是要求给予60至90天以上的免息期,更有甚者,到了收款日又会开出半年的承兑。对于这样的要求,一般的中小企业是无力承担的,只能依靠举债度日。处在这样的信用环境中的中小企业是非常危险的,一旦国企出现经营危机,会连带把其下游的中小企业一起带入困境。"很多时候,由于缺乏反馈渠道,中小企业被拖欠了账款,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王小兰之问提醒我们,新时代的商业生态建设与塑造,不单单是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与大资本等发挥着引领与重塑的力量,作为一个以制造业为实体经济支撑的大工业社会,行业、产业的上下左右形成的产业链、价值链,渗透到社会民生的各个角落,而直接承载经济的小循环、微循环生生不息的主体就是中小微企业的健康成长。

    商业生态的本质是多元、共生、共赢与共荣,要坚决反对和遏制单一物种的垄断、赢者通吃;商业文明的本质是诚信为本,敬畏良知,尊法守约,不管是再高大上的科技、不管是根正苗红肥壮的国企、不管也是从小出身走过来的大型企业、更不管是腾云驾雾身段了得的资本力量等等,都需要在公正、公平、透明的法治之下,建立稳定预期,而不是天天担惊受怕。都需要人人互信而不是自危自惕,都需要相互支持而不是暗沟重重、险象环生。(转载自:秦朔朋友圈)【中国耐火材料网

 

相关阅读